whereismyridinghood

突发rosewick向子博
同人翻译&自产粮
主ID:砂寞

听了新出的世界观科普后觉得需要给DR故事的存在一个价值

不然我要崩坏了!

----

“我已经尝试过了,Red。”
男人轻声说。他低着头,帽檐遮住了他的表情。
“我被你说服……不,我选择了你。我努力了。我想过放弃——别露出这种表情,你感觉到过,我知道。但是我还是坚持了下来。但是事实证明,是我对了。是曾经的我对了。这一切有什么意义?我们战斗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再次被毁灭?渺小的……像蝼蚁一般被毁灭?”他发出一声嗤笑,“我曾经把自己当做蝼蚁看待,为了活下去挣扎……现在我变了,却被告知,我确实就是个不值一提的……没有任何存在价值的蝼蚁?”
他抬起头,眼里发出奇异的红光。“我不知道该怎样继续下去。Red?”他的周身冒出了奇异的黑雾,看上去邪恶又诡异。他脸上带了嘲讽的笑,嘴角的弧度透着空虚。
“Red,现在我们都知道真相了。Red……跟我来吧。跟我来。曾经我选择了你。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也会,选择我的,是不是?”
他的话音柔和而诡谲,透着奇异的吸引力。他对她伸出手——那双手连接着地狱。他从黑暗中爬起过,如今他再度坠向无边的黑暗。这次,他想拉着她一起。
“跟我走吧。”
他重复着,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
那是邀请的姿势吗?
如果还有旁观者的话,他就会看到。那个姿态比起邀请,更像是……
那双伸出的手上,残存了他最后的希冀和期盼。
拉住我。
比起曾经,他终归还是多了这么一点东西。

有人要看的【家长家的浴室play】(抠鼻)虽然被我搞得并不刺激x

老夫老妻风纯车

浴室

摸个DR背景的,时间在很久以后的鱼(

-------------


他们很久没有见面了。

战争时期局势分秒变化,他们擅长的领域不同,被派往不同的战场执行不同的任务,实在是没有余裕能够见面,甚至信件都大部分时间无法互通。

实在是禁不住与任务报告一同写了只言片语,也不过只能寄往最近的情报站,不知道何时才能送到本人手中。

这样的情形下,谁都不知道下一回见面会是什么时候。

甚至,谁都不知道,下一回,是不是真的还有机会见面。

所以Roman醒了,却不太想睁眼。这一觉过去,面对的又将是漫无止境的分离。

他在心里对自己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婆婆妈妈的时候。

这样软弱,甚至逃避的丢人心思,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没有过了。不想睁眼的理由?只有犯懒想赖床而已。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伸手向身旁探了探,却惊讶地摸到了一片空。

床单甚至连温热都没有,显然那个人已经起床有一会儿了。

既然赖床的目的都没有了,那么赖床也没有意义了。他不得不睁开眼,环视了一下屋中。

Ruby已经穿戴整齐,正在整理她的长靴。新月玫瑰靠在一旁,看起来是随时都能出发的样子。

干净利落,不带一丝犹豫。

Roman心中涌上一阵难言的情绪。

这还真是……比他想像中还要丢人啊。经过了这许多,连一个小姑娘都比他有出息多了。

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个背影。

经过了无数磨砺,他的小玫瑰花绽放得越发耀眼了。蓬勃,挺拔,充满生命最原始的活力。

和他正相反。

他对自己嗤笑了一声。这声动静惊到了门口的人,她微微侧身,“你醒了,Roman?”

他懒散地回答了一声,揉揉头发坐起了身。

Ruby没有转身面对他,仍然在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Roman心里突然涌上一阵难言的酸味。

他知道最近的局面也很紧,但就这么急着,去继续任务吗?虽然他刚刚还在心里夸了一通,但是此刻也实在忍不住起了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

嗯……这种行为也成熟不到哪儿去。不过反正他也不在乎。

他下了床,穿着睡衣,颠儿拖鞋,走到收拾得整整齐齐的那个人背后轻轻抱住了她。

“什么任务,这么急?”

这么久没见,好不容易在一起一晚,任务就比我还重要?

他怀里的人顿了一下。

Roman挑了挑眉,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

“Red?”

他扳着她的肩把她转过来,才看到她的眼圈略微有一点红。

他一向灵活的脑子马上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心里的酸味儿一瞬间烟消云散。

真是够没出息的……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低下头亲吻了她的嘴唇。


---------------


Ruby俯身慢慢地整理着长靴的系带。

今天的任务她早已收到,任务地点离此处还有一段距离,只是因为两人恰巧相离不远,所以才争取来这一次久违的见面。

她早早地惊醒了,然后便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她靠近Roman,就着他的睡颜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却仿佛无法忍受般地爬起了身。

再过几个小时,她又要踏上任务的旅途,照理来说她应该要珍惜这每一分每一秒。

但是想到了将要到来的再次分离,她却升起了一种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情绪,几乎没有办法再看他一眼。

她沉默了起了床,洗漱完毕,换好衣服,背对着他。

新月玫瑰靠在旁边沉默地陪着她,她慢慢地理着自己已然齐整无比的服饰,不知道还能够做些什么。

背后传来了动静。她愣了一下,微微侧身开口打了招呼,却仍然不敢回头。

胸腔里涌动着难言的酸。她知道不会,但是仍然害怕。害怕一旦看到他的样子,她就再无法踏出一步。

但是他们终归要继续踏出这一步。

我烤了一个rosewick派

Roman给Ruby烤了一个生日南瓜派(。)

Ruby尝了一口派,Roman尝了一口……

DR大修中,天才知道下次更新会是什么时候【。】

送阿爹@一个小号 的十字绣٩(•̤̀ᵕ•̤́๑)

看到今天的那个什么事件,突然在想啊,就是

Ruby发了条po

给大家介绍一下,

Yang姐转发表示哈哈哈哈这波风跟的可以,可惜你需要先有一个

然后她转完后发现Ruby又发了新一条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顶帅气的帽子 (刚才按错键,没写完就发出去了)

Yang姐:???

以及为了男友的生命安全艾特的这个大概是什么小号【?】

其实并不知道我在画什么剧情。事实是想看前面那几个的情景画着画着觉得这不是刀吗太悲伤了然后强行……

枫爸爸说前四格是这样的:

1 叔叔买盒火柴吧

2 叔叔不买走了

3 气哭今天一盒没卖出去

4 算了给我来两盒

p2是原本的英文版【。】

随手乱搞的段子,YN含

---

好想做坏事。

Roman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经过了长时间的混乱,这片大陆又恢复了“和平”,大概吧。

他对于前老板的失败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情,不如说他还蛮高兴的,他尊崇丛林原则,但那不代表他喜欢被人轻蔑地对待。

他还以为他可以过回原本的生活,做他的坏事,继续在地下过着老鼠般的生活。谁能说这样的生活不快乐呢?

是的,原本他确实能够回去过这样的生活的,奈何事情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在他意料之外的岔子。

他被人盯上了。

不,不是警察,也不是什么猎人。

或者说确实是个猎人,一个准猎人,一个小猎人,一个烦死人的,披着红斗篷的,可恶可憎可恨的小猎人。

Roman翻了个白眼。
谁知道那个小家伙脑袋出了什么问题,仿佛她每天除了盯着他就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

她可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出现在他面前,特别是他打算做点什么坏事的时候。

他不是怕她,但是有她盯着,那些更麻烦的家伙随时都可能找上门来。

他曾经失过一次手,不慎让自己的名字上了通缉令,托她的福。而他不想要第二次。

“嗡——”

他的通讯器震了一下,他拿起它看了看,毫不意外看到了自家徒弟发来的讯息。

他又磨起了牙。

如果有Neo跟他配合,说不定他们还是能做成一些什么事情的。但是,谁能相信呢。

他的徒弟被人拐走了。

他的徒弟被人拐走了!

对,他是在每天Neo跟他打完招呼开开心心出门的时候面无表情地送给她一个眼神,好像他并不在意。

他在意死了,他在意得不得了。这种无聊又烦躁到极点的时候,承认这点都不怎么丢人了。

想到拐走徒弟的人,他又多了一个讨厌那个小红斗篷的理由。

Neo的讯息说,她帮了他一点小忙,给他装了个软件,让他有点事儿做,不至于每天浑浑噩噩地在大街上闲逛。

嘿,你以为这是谁的错?

Roman又磨了磨牙。

然后他开始研究自己的通讯器,寻找自家徒弟到底又给自己搞了什么幺蛾子。

他还没找到,通讯器就又震动了起来,一个通知跳了出来。

“您有一个新订单。”

……?

…………??

………………???

NEOPOLITAN!

Roman攥着拳头,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想摔通讯器的心平静下来。

好吧,他深吸了一口气。

好吧,既然现在很无聊,不如去看看,也许还能从中找点什么乐子。

他当然不是要去完成这个不知道什么内容的不知道什么订单,他只是去找乐子。

更重要的,这回那个小红斗篷没有理由来给自己捣乱了,不是吗?

然后,他站在委托人面前,慢慢地、深深地呼吸了三口气,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他对面的小红斗篷惊喜地对他笑了笑,“嘿!Torchwick!你是来帮我的吗?”

不是。

不是。

不是!!!

Roman绝望的脸并没有让幸运之神多给他一点眷顾。

他摆着目死脸被对方拽走的时候,Neo身边的金发美人正收起通讯器对她说话:“Ruby好像找到人帮她了,咱们不用过去了。”

计-划-通√

Neo露出一个狡猾的笑,拉着她走进了旁边的冰激凌店。